小锁匠的眼镜绳

A团蓝蛋团苏,SK初心山组疯魔,8团红黄双蛋,KKL
德普欧美初心+本命,爱我普一万年
SPN,POI,AM,TBBT,神夏,漫威
B站游戏区,音乐区男神们 表白夫楞,小嚼,12Team,散散,老菊太阳骑士,c菌,老鹅,谷歌
表白moonlight,胖子,排骨,瓜哥,瓜弟(妹),老恭

【吉榎】一个充满夏日的告白




吉本荒野向我告白了。

是的。

几乎是盛夏的中午,闷热的空气环绕在我们的周围。

在这样一个讨人厌的天气,这样一个讨人厌的家伙,对着我洋洋洒洒说了很多。

我是一个不擅长拒绝的人。
尤其不擅长拒绝他这样的无赖。

我们或许是做过许多超出友谊的事情——即使我几乎没有朋友,是的,我还是知道有些事情正常朋友之间并不会做——但面对他的告白我依旧不知所措。


“小径,我是认真的。”

向来不懂得含糊其辞的我只好缄默着。


现在的流行趋势似乎是从幼稚园、小学时代开始就会有人和喜欢的小朋友告白送定情信物。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出现在我的身上过,唯一关心过我的恋爱史的大概也只有青砥純子一句无心的问话了。

“从我见小径你第一面我就喜欢你了。”

吉本荒野还在说。
我继续保持我的缄默。

我不怎么相信他是这样一个专情的人,吉本荒野是个谜,一个不存在钥匙的密室。这样的设定自然而然吸引着我想法儿破解他靠近他,但我们两个人又实在实在太相像了,以至于我们的关系就像是匆匆往前迈了一步,却又始终走不到该到的那一步。


“可是小径从来不喜欢我,我知道的。”

我怔住。
我们曾经在空无一人的楼道口里亲吻过,也在他没有一丝生活气息的公寓里上过床。

但是「喜欢」和「爱」这样的字眼绝对不会出现在我们的对话当中。

或许是因为我们真的太相像了。

自己是无法和自己谈恋爱的。

可是我现在却很困惑他是怎么知道我内心的感情的,还好意思用那样笃定的语气说出来。

他说我不喜欢他。

反驳的话语下意识的打算出口,却在最后一秒勉勉强强停在了嘴边。

我不喜欢他吗?
那……我喜欢他吗?

我仍旧缄默着。

这次聚面似乎有些不欢而终。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一味的沉默,而另一方面吉本荒野看起来也没有那么迫切的想要我一个答案。





后来,吉本荒野走了。

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毕竟我不像那个变态家教一样有跟踪人的癖好。

他的人间蒸发让我难得的、几乎是第一次的,认真考虑起了吉本荒野这个人嘴里说出的话。

正如我所说过的,吉本荒野是个密室。而且是一个生来就没有钥匙的密室。

但是我解开了。

世界上没有我解不开的密室。

当我对着他轻声说出“密室は、破れました”的时候,那双好看的眼睛里神色复杂的让我动容。



我是一个反射弧很长的人,如此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被初次告白的心悸姗姗来迟,却在完全消逝前唤起了我内心的各种恐惧及自卑。

吉本荒野是个好人。尽管他做了那样这样的很多事,他依旧是个好人。

而我,身份自然算不上光明磊落——在警署的案底我是有所了解的——为人又木呐,过于安静不识趣。

我不知道我自己有哪里好的能让他看上。

也因此无限的害怕起这个男人告白的认真程度起来。

我不害怕黑暗。
但是无法接受明明已经看见了触手可及的光明,却被人抛弃在黑暗之中。

我害怕再次被人抛弃。



从很久以前开始,我便一个人在漆黑的坑底挣扎,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有的只是孑然一身。

我一开始以为吉本荒野和我一样,也是堕进深渊的人。

后来我才发现。

是我错了。

大家的身边都有着一个保护自己的玻璃罩子,彼此之间相隔千里。

从来都只有逃避的我,早已经追不上那个人了。

他在解决了沼田一家的案子之后,早已经爬上了深坑,或许和这个世界还有些格格不入,但终归比我强上太多了。




可是现在突然这个人,站在顶端,带着一身光明和温暖,递给我一条向上攀爬的绳子,问我:“要不要试一试?”

握住那条绳子几乎是本能反应,但是我却不行。
——万一,万一他突然松手了呢?

我不敢再一次坠入那样的深渊。

现在,我连试一试的机会都失去了。


于是我,突然后悔了那一天沉默的自己。




然后我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吉本荒野。

一开始我动用了一切手段和资源在寻找他,想要人生中第一次坦诚一次,结果就是不管在哪里都没有吉本荒野的消息。

后来我又开始不可遏制的害怕起来,如果等我再见到他的时候,他身边已经有了另一个人怎么办?

是的,我认为我身上没有一丝一毫的优点能让他等我这么久。

但他却变成了我的光。

而我错过了他。





再次见到吉本荒野大约是两三年后了,他还是穿着那件没有品味的风衣,还是背着那个巨大无比的单肩背,也不管背包是不是会一再从他肩上滑下来。

他几乎没变。

我也安定的没有变化,依旧穿着我的针织衫,工工整整的系着领带,开着我的锁。

我不想管他的外表是否有变化——反正溜肩也是好不了的了。

我在意的,激动紧张甚至有点害怕的是,他的心变了多少,他当年说的话还有没有变。

“小径还是这么可爱呢~”

“…没有的事。”

“小径这么小小只的,很想让人……”

“奇怪的话请不要乱说,吉本桑。”这次我确实决定不再沉默,只是应对他这些不着调的话语让本就不善言辞的我非常疲惫。

“所以呢?小径,和我在一起吧。”

吉本荒野的眉眼弯弯,笑起来确实很帅,但表情难免一直让人火大。

“我不管小径喜欢我还是不喜欢我,现在是我单方面的决定,啊……就是,怎么说来着?那些女高中生们说的,什么双箭头单箭头之类的……”吉本荒野开始喋喋不休,像是打开什么奇怪的开关一样说个不停,“喜欢小径是我单方面的事情,小径再怎么性冷淡再怎么面瘫也影响不了的哦。”

“我喜欢你小径,就算你不喜欢我也好。”

吉本荒野眼底措不及防的闪过一丝田子雄大式的落寞,他近来活得越来越“吉本荒野”,我说的自然不是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渣。而是说他已经不用再逼迫自己成为那个吉本荒野,不用逼迫自己做出那样过分又可怕的事情。

属于田子雄大的小温柔和属于他那种吉本荒野的狡黠很好的揉在了一起。

“我也喜欢你……”

我或许没什么特别的优点,也总算在二十余年的人生里在该坦率的时刻好好坦率了一回。

我又想起了那位冒冒失失的律师小姐,青砥純子看到了这一幕一定会喜极而泣吧。

我看着吉本荒野的眼睛越瞪越大,本来就又圆又好看的大眼睛更是圆出了新高度,平时什么话都能往外蹦的厚厚的嘴唇微微颤抖却什么话也没说出来。

看着吉本荒野难得一见的傻愣样,我有些开心并解气。

“小小小、小径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淡淡的说道,嘴角悄悄牵扯起一抹笑容。

当吉本发现他一时半会儿很难找回言语的时候,他用行动告诉我他放弃了这件事——并且也强迫我放弃了一切言语。

我在还没反应过来之前被他堵了嘴。

之前也不是没有亲吻过,只是哪一次也不比这次来势汹汹。很好我现在开始腿软了,一个锁匠宅的肺活量实在没有什么战斗力,吉本的手很是时候的搂上我的腰。

等我们终于分开的时候,从吉本的眼神中我完全可以猜到目前我自己的视觉效果一定很糟糕。

“吉本先生我要报警了。”

“小径,和我在一起吧。”他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眼神里多了几分我从未见过的认真和深情,让我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人设崩坏。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做着最后的嘴硬。

“小径你真是可爱。”吉本眯起眼睛。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这样以后就可以把小径带回家这样那样了呢。”

“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喂!吉本荒野你放我下来!”

“果然最喜欢小径了。”




-FIN-





感谢所有可以看到这里的你❤️💙
就是一个三三向小锁匠告白的故事

一直以来的吉榎看到的都是三三说锁匠拯救了他,我觉得两个人其实也是相互救赎呢www脆弱的锁匠也同样需要着三三


产的第一篇吉榎(吉榎好啊!!!!!!日常打call

全程意识流文体,而且使用了迷之第一人称
可能是因为有一些话还是想以“自己”的口吻说出来吧XD

其实和题目半毛钱关系都没(x
起名废的日常


最后祝小伙伴们晚安
今天天气真好啊——
真是个好日子www

❤️❤️❤️

评论(11)

热度(70)